太行新闻网

主页 > 星闻娱乐 > > 正文

冰雪世界的狂热-洪勋哈尔滨钢琴独奏音乐会

2020-04-28 17:57
来源: 未知
【字号: 】【打印

第一次了解洪勋这位年轻的钢琴家时,是在上海音乐出版社的一本杂志周刊上,当时记得同(期)刊中有另一位受访的钢琴家是去年红极一时的利兹比赛新晋冠军Eric Lu,所以印象特别深刻。偶然在哈尔滨Steinway钢琴的网上看到洪勋来哈开演奏会的讯息,惊喜之余感叹颇有一点缘分的意思。一看场地又是深得我喜爱的哈尔滨老会堂剧院——这是一座1909年就落成的哈尔滨现存最有历史的音乐厅之一。遂立马网络订票,准备好现场观摩。

没想到从音乐会前公布的曲目单上就让我感觉到——扑面而来的“汗”味——拉赫的“g小调”加李斯特的“马捷帕”加“狂六”再加肖邦、舒曼、斯克里亚宾...又是一位炫技甚至炫体能的年轻钢琴家!在开场前,我默默的在心里下着定义。

让我始料未及的是,开场的莫扎特330奏鸣曲——这首已经被我在学生时代就反复听到熟烂的曲子,洪勋就弹出了一种独特的味道。它的速度不快,声音偏实,落差的层次非常谨慎。不禁让我回想起在很久之前看到的一段关于这首曲子的解读——“莫扎特想表现自己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”有意思!

往后听,是肖邦的两首华尔兹,作品64号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选择这套作品来演奏,因为它太过于脍炙人口,以至于稍有不慎,很容易让我们产生不满意的情绪。“小狗”,以超快的速度开头,然后转到第二段,用了一点弹性节奏手法,再回到开头的再现,又是超快的处理——他好像在驾驶过山车——与过山车不同的是,最后的乐句在极其激昂的处理中结束,然后突然安静一个空白,第二首升c小调圆舞曲的头一个音轻轻的吟唱出来。这段巧妙的“留白”,我觉得像是过山车司机在最高点,把乘客从座位上甩了出去,当大家正准备高呼“刺激”的时候,身边突然出现梦幻的色彩,把你包围,然后温暖、治愈。在升c小调的临近结尾处,我忽然想起了邓泰山先生演奏的这首曲子,曾有幸在北京听过一次,颇具同类神韵。

再往后听,洪勋开始了我前面提到的“流汗”之旅。从超技练习曲“马捷帕”的第一个音开始,经过斯克里亚宾、舒曼、拉赫玛尼诺夫,到“狂六”结束的最后一个音为止,一气呵成,让所有到场的观众叹为观止,发出惊呼!这个部分之所以这么安排,我猜想演奏家想要表现的一定是他对钢琴技术、体力的信心。我想这部分的感受,用“过瘾”二字形容再过于贴切不过。返场的演奏中,洪勋弹奏了肖邦的夜曲,并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改编。音乐会在温暖的琴声中落下帷幕。

音乐会后,我上台与洪勋握手合影,心想他应该会很累,没想到他显得很有趣,且颇有谈性。我就忍不住问了一句“是不是很累?”“不累,我有一次在宁波,观众走了一批,临时又赶来一批,主办方问我可不可以加演一场次,我那天连续弹了2场(同样的曲目),3个半小时,没有中场休息”他边挥手擦汗,边笑着回答我。

我非钢琴专业,在哈尔滨工作、生活的20多年时间里一直非常热爱钢琴,我利用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自学钢琴。很庆幸活在这个时代,看着当下年轻一代的中国钢琴家,正在用他们的手指和心血,书写中国钢琴历史上突破最大、发展最快的这段历史。有这么一群中国人,继承了我们国家老前辈,从庞大前苏联钢琴学派的一个分支体系中学来的珍贵知识,灌溉以无数的汗水和时间,承载了数不清的中国钢琴人的梦想,终将在舞台上证明炎黄子孙驾驭西洋乐器的高超技能。

显然,洪勋就是他们中的一员。

Tags:
分享到:
( 编辑: 3.wanshehui.com ) 【字号: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 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anshehui.com
Copyright © 2009-2013 太行新闻网 冀ICP备11009293号 网站地图